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对肾积水患儿采用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进行治疗的临床效果分析

2021-09-13 08:2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摘    要:目的:探究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治疗肾积水的临床效果。方法:2017年2月-2020年2月收治肾积水患儿100例,随机分为两组,各50例。对照组采用传统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治疗,观察组采用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治疗,比较两组临床效果。结果:观察组术后住院时间及双J管留置时间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并发症发生率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儿均随访6个月以上,症状均有所消失,肾皮质增厚、肾盂分离无加重,形态趋于正常,肾功能显著提高。结论:肾积水患儿行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治疗,可显著缩短住院时间及双J管留置时间,随访显示患儿肾功能恢复良好,并发症明显减少,临床应用效果明显。
关键词:肾积水 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 临床指标

小儿先天性肾积水主要是由肾盂输尿管连接部位出现梗阻甚至导致系统畸形。临床研究证实,约有85%患儿为生理性一过性肾盂扩张,随着身体发育可自行缓解,少数患儿表现为加重,导致肾功能降低[1-2]。临床主要通过手术治疗,随着医疗行业的发展经腹腔镜肾盂成形术在临床中应用广泛,经脐旁入路美观性更好[3]。本文深入分析肾积水患儿行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治疗的临床效果,现报告如下。

资料与方法

2017年2月-2020年2月收治肾积水患儿100例,随机分为两组,各50例。对照组男25例,女25例;年龄1~3岁,平均(2.15±0.21)岁;左侧肾积水30例,右侧肾积水19例,双侧1例。观察组男20例,女30例;年龄2~5岁,平均(3.56±0.13)岁;左侧肾积水28例,右侧肾积水21例,双侧1例。两组患儿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纳入标准:(1)年龄<10岁;(2)符合手术指标;(3)患儿家属均知情同意。
排除标准:(1)年龄>10岁;(2)合并其他严重肾脏疾病;(3)血液疾病。
方法:两组均行腹腔镜肾盂成形术治疗,对照组行传统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观察组行经脐旁腹腔镜肾盂成形术。术前查体并静脉滴注抗生素药物预防感染,留置尿管及胃管。取斜仰卧位,抬高患侧,经脐周置入3个5 mm Trocar,建立气腹空间,气腹压力控制在6~10 mm Hg。经结肠旁途径或经肠系膜途径,右侧结肠旁途径,若左侧扩张的。肾盂中线超出左降结肠,则采用结肠旁途径。结肠旁途径是将结肠外侧腹膜切开,将结肠向内侧游离,切开肾周筋膜与脂肪,游离肾盂与输尿管上段。对扩张的肾盂进行裁剪,切除狭窄段输尿管,纵行剖开输尿管上端外侧,将牵引线从腹壁穿出,对肾盂上角悬吊牵引,使用可吸收线将肾盂瓣下角与输尿管劈开,最低处点对点定位缝合后,连续缝合吻合口后壁,经吻合口顺行放置输尿管支架管。然后对吻合口前壁与多余肾盂瓣开口进行缝合,清洗创面,使用可吸收线关闭侧腹膜,从脐旁切口置入引流管,置于盆腔最低位陶氏腔部位。
观察指标:(1)对比两组患儿住院时间及双J管留置时间[4]。(2)对比术后随访情况[5]。(3)分析两组患儿腹痛、感染、肠粘连的发生率。
统计学处理:数据应用SPSS 20.0软件处理;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χ2检验;计量资料以(±s)表示,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两组患儿住院时间及双J管留置时间比较:观察组术后住院时间及双J管留置时间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儿住院时间及双J管留置时间比较(±s,d)

两组患儿术后随访情况比较:两组患儿均随访6个月以上,两组腹痛、腰腹部肿块及泌尿系统感染等症状均有所消失,通过影像学检查显示肾皮质增厚、肾盂分离无加重,形态趋于正常,患侧恢复良好,肾功能显著提高。
两组患儿并发症发生率比较:观察组并发症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患儿并发症发生率比较(n)

讨论

小儿肾积水主要是由肾脏集合系统异常扩张所致,胎儿24周前集合系统扩张>0.5 cm 24周后>1 cm为肾积水。目前,小儿肾积水手术指征较之前相比逐渐扩宽,有学者认为对于重度肾积水患儿、肾盏扩张患儿需及时采取腹腔镜肾盂成形术[6]。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美观,机体恢复快,与开放性肾盂成形术相比优势明显,可显著减少患儿出血量,降低疼痛感与并发症发生率[7-8]。随着人们对身体美观度要求的提高,较多家长对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较为关注,但是手术操作难度较高。因此在手术期间需对相关环节实施优化:(1)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操作空间受到一定限制,且输尿管管径相对较细,操作者需具备较高的操作技巧。所以,需对操作者操作技能进行考核,需选择有20例操作经验同时能够熟练进行腹腔镜下缝合技术的操作者。(2)患儿若出现较重肾盂扩张,需在建立气腹前对肾盂中尿液进行彻底清除,可有效避免尿液污染情况。(3)若距肾实质边缘2 cm,需对多余肾盂进行裁剪,避免肾盏损伤,避免手术后出现局部肾盏积水与尿漏情况,同时在确保顺利引流的情况下不增加切口。在拔除双J管期间,避免出现大网膜膨出,造成机体恢复延长[9-10]。所有患儿术后待生命体征平稳后送回病房,医务人员需严密进行心电监护,且持续低流量吸氧6 h,同时确保导尿管及腹腔引流管通畅,观察尿液与腹腔引流液。术后及时拔出胃管,术后5 d拔出导尿管,根据患儿超声检查、引流情况拔出腹腔引流管。患者清醒后,为患儿静脉滴注广谱抗生素,根据尿常规与尿培养实时性调整抗生素药物;待患儿排气后方可进食,逐渐恢复正常饮食。
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术后住院时间及双J管留置时间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儿均随访6个月以上,两组腹痛、腰腹部肿块及泌尿系统感染等症状均有所消失,通过影像学检查显示肾皮质增厚、肾盂分离无加重,形态趋于正常,患侧恢复良好,肾功能显著提高,且观察组并发症发生率显著低于对照组。表明对肾积水患儿行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治疗,可显著减少住院时间及双J管留置时间,加快患儿机体恢复。采用传统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与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对改善肾功能效果差异不明显,主要区别在于采用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可加快患儿机体恢复,且切口更为美观,符合现代人对美的追求理念,吻合操作较为直观,创伤更小[11]。
综上所述,对肾积水患儿行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治疗,能够显著缩短住院时间,机体恢复时间更短,切口美观度更高,对小儿未来生活而言至关重要,可见行脐旁入路腹腔镜肾盂成形术值得临床广泛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刘德鸿,周辉霞,马立飞,等.机器人辅助腹腔镜肾盂成形术治疗小婴儿肾积水的初步经验[J].中华泌尿外科杂志,2019,40(1):2-7.
[2]葛文安,王盛兴,郭涛,等.腹腔镜肾盂成形术与传统肾盂成形术治疗小儿肾积水疗效对比研究[J].陕西医学杂志,2019,48(5):584-587.
[3]习林云,何大维,成彦遐,等.腹腔镜下肾盂成形术治疗小儿肾盂输尿管连接部梗阻所致巨大肾积水及术后引流方式的研究[J].中国微创外科杂志,2018,18(1):15-19.
[4]李昌佩,周维,夏凡,等.3D与2D腹腔镜肾盂成形术治疗小儿肾积水的疗效比较研究[J].腹腔镜外科杂志,2019,24(7):539-542.
[5]胡岩,李佳玉,高洁,等.肾盏造瘘技术在小婴儿重度肾积水腹腔镜肾盂成形术中的应用[J].中国微创外科杂志,2018,18(12):1133-1136.
[6]张朋,王晓晖,张书峰.腹腔镜辅助体外肾盂成形术治疗婴幼儿重度肾积水20例临床分析[J].中华实用诊断与治疗杂志,2018,32(4):349-350.
[7]丁光璞,彭意吉,杨昆霖,等.改良经腹腹腔镜肾盂成形术联合孙氏镜治疗UPJO合并肾结石的初步经验[J].中华泌尿外科杂志,2019,40(9):680-684.
[8]吕逸清,谢华,黄轶晨,等.传统腹腔镜与机器人辅助腹腔镜技术在儿童肾盂成形术中的临床应用对比[J].中华小儿外科杂志,2019,40(1):41-44.
[9]周立军,谢华,陈方,等.机器人辅助腹腔镜下肾盂成形术治疗儿童马蹄肾合并不完全重复肾肾积水1例[J].中华小儿外科杂志,2019,40(6):553-554.
[10]陈瑶瑶,何军,唐远辉,等.腹腔镜肾盂输尿管成形术治疗肾盂输尿管连接部梗阻合并重度肾积水远期疗效观察[J].医学临床研究, 2019,36(8):1469-1471.
[11]韩晓敏,陈敏,肖亚军,等.腹腔镜离断式肾盂输尿管成形术治疗UPJO肾积水230例经验总结[J].临床泌尿外科杂志,2019,34(5):24-28.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20 医药论文投稿_药学论文网 版权所有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