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感染性疾病科物体表面清洁和消毒中采用不同材质抹布对细菌的清除效果分析

2021-08-23 08:53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摘    要:目的 探究感染性疾病科物体表面清洁和消毒中采用不同材质抹布对细菌的清除效果分析。方法 选取感染科入住危重患者的患者单元60个,以患者单元使用中的心电监护仪、呼吸机、微量泵、床栏等物体物品作为消毒对象,研究时间2017年9月至2019年2月,采用随机数字法将患者单元分成3组,其中A组20个患者单元采用消毒湿巾、B组20个患者单元使用超细纤维毛巾、C组20个患者单元采用棉质毛巾,比较细菌清除率,清洁消毒合格率。结果 A组与B组细菌清除率、物体表面清洁和消毒合格率比较差异不显著,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0.05);A组与C组细菌清除率、物体表面清洁和消毒合格率比较差异显著,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B组与C组细菌清除率、物体表面清洁和消毒合格率比较差异显著,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结论 在感染性疾病科物体表面清洁和消毒中,采用一次性消毒湿巾的细菌清除率以及物体表面清洁和消毒合格率最高,但是一次性消毒湿巾消耗较大,成本高,可以采用超细纤维毛巾或者棉质毛巾作替代,均有一定清洁、消毒作用,相比之下超细纤维毛巾的细菌清除率和清洁、消毒合格率更高,是更加理想的材质抹布。
关键词:物体表面清洁和消毒 棉质毛巾 超细纤维毛巾 消毒湿巾 细菌清除率

“高频接触表面”的定义是患者和医务人员手频繁接触的环境表面,如床栏、呼叫按钮、监护仪、微泵、床帘、门把手、计算机等,是医院内细菌传播的主要媒介,是导致患者发生院内感染的根本原因之一[1]。因此,做好医院高频接触表面的清洁、消毒是医院感染控制的重点与难点,需要采取多种有效的控制管理措施[2]。目前,医院临床广泛流行多重耐药菌,增加了高频接触表面的清洁与消毒工作难度,选择一种高效、价格低廉以及污染小的方法对医院卫生状况的改善及保持至关重要[3]。以往进行高频接触表面清洁与消毒使用比较多的是一次性消毒湿巾,效果理想,但是成本较高[4]。超细纤维毛巾和棉质毛巾搭配消毒液具有很好的清洁和消毒效果,可以作为替代工具,但是不同材质抹布的实际清洁和消毒效果有所差异,且存在争议,需要结合实际进行论证。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感染科入住危重患者的患者单元60个,以患者单元使用中的心电监护仪、呼吸机、微量泵、床栏等物品作为消毒对象,时间为2017年9月至2019年2月。纳入标准:感染性疾病科收治入院患者,对研究知情,自愿参加。排除转科、转院以及不配合研究的患者。根据使用抹布的材质不同分组,每组20个患者单元。患者使用的医疗物品、床等材质相同,型号相同,且住院时间相同。3组患者一般资料相比差异不显著,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方法
A组使用一次性伽玛消毒湿巾,B组使用超细纤维毛巾,C组使用棉质毛巾,3组均搭配自制消毒剂,消毒剂含有500 mg/L有效氯,B组与C组均是将抹布浸泡在消毒剂中,透湿后稍微拧干对心电监护仪、呼吸机、微量泵、床栏等物体进行仔细擦拭,每个物体擦拭两遍以上,并使用干净抹布进行擦干。
1.3 观察指标
比较细菌清除率以及医疗物品清洁消毒合格率。其中细菌清除率=(清洁消毒前细菌菌落总数-清洁消毒后细菌菌落总数)/清洁消毒前细菌菌落总数×100%。医疗物品清洁消毒合格率,按照医院消毒卫生标准评价,表面Ⅱ类环境细菌菌落总数≤5 cfu/cm2,Ⅲ类环境细菌菌落总数≤105 cfu/cm2,未检出致病菌,视为合格。
1.4 统计学方法
研究中获得的数据均使用SPSS22.0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计数资料使用数(n,%)表示,数据比较差异经χ2检验,P<0.05说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A、B组细菌清除率、物体表面清洁和消毒合格率比较差异均不显著,无统计学意义(P>0.05);A、C组细菌清除率、物体表面清洁和消毒合格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B、C组细菌清除率、物体表面清洁和消毒合格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细菌清除率及清洁消毒合格率组间差异比较[n(%)]

3 讨论

医院是细菌聚集地,患者数量多,且流动性大,如果不做好医疗物品的清洁消毒就会造成细菌的进一步扩散与传播,导致患者感染[5]。感染性疾病科收治患者均为致病菌感染引起的疾病,自身抗感染能力差、免疫力和抵抗力弱,更容易受到致病菌入侵和伤害,加重患者病情,增加治疗难度,严重者可引发全身性严重感染,危及生命[6]。做好感染性疾病科物体表面清洁和消毒是医院日常感染控制工作的重点之一,主要采用抹布进行物体表面擦拭,清除细菌、病毒等,减少致病菌菌落总数,防止致病菌的传播感染[7]。现如今,感染性疾病科物体表明清洁消毒广泛使用一次性消毒湿巾,卫生条件好、使用方面、便捷,可以获得良好的清洁消毒效果,并且避免了使用消毒剂带来的刺激性气味以及皮肤过敏等。伽玛消毒湿巾是进口品牌湿巾,适用于普通物体表面、手、皮肤的日常清洁杀菌,其材质是一种热轧无纺布,具有超薄和速干特征,并且强韧不掉屑。湿巾有效成分是复合双链季铵盐化合物、表面活性剂、RO纯水等,无毒、无刺激、无腐蚀性,不会对物体和皮肤造成伤害,细菌灭杀率非常高,接近100.00%[8]。但是消毒湿巾的成本较高,且在一些难以灭杀的细菌和肠道病毒的灭杀中效果不理想。超细纤维材质抹布直径小,是一种由聚酯、聚丙烯纤维等制成的合成纤维,带正电荷,在使用过程中可以与高频接触表面物体上的灰尘、微生物携带的负电荷发生吸引反应,提高清洁、消毒效果[9]。同时该材质抹布的纤维密度高,黏附微生物作用强,可以彻底清洁、消毒。棉质抹布的清洁、消毒能力一般,主要依靠消毒剂的杀菌作用,虽然消毒剂价格低,但是具有一定腐蚀性,稳定性也比较差,刺激性气味大,并且长期使用易导致细菌产生耐药性[10]。
本研究中A组与B组的细菌清除率与物体表面清洁消毒率相当,且均明显高于C组,说明一次性消毒湿巾与超细纤维材质抹布在感染性疾病科物体表面清洁消毒中的应用具有很好的效果,清洁消毒效果好于棉质抹布。
综上所述,不同材质抹布在感染性疾病科物体表面清洁消毒中的应用效果有一定差异,一次性消毒湿巾和超细纤维抹布效果好,其中超细纤维抹布成本低,可重复使用,可首选应用。

参考文献
[1]邓彩梅,梁水英,林丽燕,等.三种消毒用品进行对感染性疾病科物体表面清洁消毒比较[J].岭南急诊医学杂志,2021,26(2):203-205.
[2]吴远菲,唐婷,许虹,等.综合干预措施在提高生殖中心环境物表清洁消毒质量的应用[J].新疆医学,2021,51(1):115-117.
[3]杨莉,陈茜,陈明洁,等.某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物体表面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污染状况分析[J].中国消毒学杂志,2021,38(1):25-27.
[4]姚希,巩玉秀,张宇,等.256所医疗机构环境及物体表面清洁工具使用现况调查[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20,30(22):3488-3492.
[5]郭志慧,王俊峰,李佳,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医院医疗设备清洁和消毒管理策略[J].医疗卫生装备,2020,41(10):78-81,86.
[6]郭瑞娟,赵凤,汤文丽,等.自制一次性消毒湿巾对手术室物体表面的消毒效果及对操作依从性的影响[J].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20,5(12):150-152.
[7]李骏,邓述华,张会芝.COVID-19疫情期间手术间环境表面清洁消毒措施与质量控制[J].医院管理论坛,2020,37(4):88-91.
[8]杨莉,陈明洁,赖晓全,等.消毒湿巾在重症监护病房清洁消毒中的应用效果观察[J].中国消毒学杂志,2020,37(4):263-265,268.
[9]唐倩,胡姚佳,朱丽辉.消毒湿巾临床应用研究进展[J].中国消毒学杂志,2021,38(3):221-225.
[10]陈静,陈严伟,高玉华.消毒湿巾对医院消毒供应中心四个接触位点的消毒效果观察[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20,30(2):267-271.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20 医药论文投稿_药学论文网 版权所有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