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纤维支气管镜引导下双腔支气管导管插管在胸外科手术麻醉中的应用效果

2021-07-26 08:14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摘    要:目的 探讨纤维支气管镜引导下行双腔支气管导管插管在胸外科手术麻醉中的临床应用可行性。方法 本研究选取了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前来本院进行疾病检查及治疗的患者为对象,经过专业的科室检查需要开展胸外科手术治疗。在自愿参与试验调查的患者中,将48例患者硬币随机法分为两组:对照组患者(n=24)应用传统的听诊方式;观察组患者(n=24)应用纤维支气管镜,并记录所有患者的心率、平均动脉压情况。结果 观察组患者的准确定位率为95.83%(23/24)明显高于对照组为54.17%(13/24)(P <0.05);观察组患者在平均定位所需的时间为(63.40±18.70)s明显低于对照组患者(82.30±21.50)s(P <0.05);对照组患者有2例出现气道损伤,观察组无患者发生此情况,表明观察组的操作更为安全有效;在插管完成3 min后,对照组患者心率和平均动脉压水平分别为(76.02±12.05)次/分和(88.80±12.60)mm Hg与观察组患者(75.01±11.07)次/分和(88.26±13.61)mm Hg相比,均无明显统计学差异(均P> 0.05)。结论 纤维支气管镜引导下双腔支气管导管插管对于胸外科手术麻醉具有重要作用,有利于提高定位的准确率,并减少所需时间,从而提升治疗成功率。
关键词:纤维支气管镜 双腔支气管导管插管 胸外科手术 麻醉

胸外科手术的麻醉开展通常会使用肺隔离技术,即能够防止手术过程中造成的患侧肺部污染,又能够为手术医师提供良好的手术视野,根据病情采用不同的通气模式[1]。在现阶段中,肺隔离器械包括单腔支气管导管、双腔支气管导管以及支气管阻塞导管,应用过程中要注意准确定位,这对避免术后并发症发生并保障患者生命安全意义重大。本研究将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于本院收治行胸外科手术的患者为研究对象,在自愿参与试验调查的患者中,采用硬币随机法对48例患者进行病情结果讨论。进一步对纤维支气管镜下双腔支气管导管的定位准确性进行分析,为胸外科手术麻醉的开展提供支持。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研究选取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本院收治的48例患者为研究对象,男性26例、女性22例,年龄在29.50~63.00岁,平均年龄为(46.60±3.50)岁。经过专业的科室检查,确认需要开展胸外科手术治疗。在自愿参与试验调查的前提下,将48例患者随机均分为两组:对照组患者(n=24)应用传统的听诊方式;观察组患者(n=24)应用纤维支气管镜,并记录所有患者的心率、平均动脉压情况。经比较,两组患者在年龄、性别、病程等一般资料上无明显差异,具有可比性(P>0.05)。此外,两组患者均排除支气管畸形、扭曲和狭窄等疾病,均可配合各项护理治疗方案。
1.2 治疗方法
所有患者在手术前建立外周静脉通路,并静脉滴注盐酸戊乙奎醚注射液,监测心电图、血压和心率等关键指标,并实施面罩吸氧。静脉注射芬太尼、丙泊酚、罗库溴铵行麻醉诱导,其用量分别为4μg/kg、2 mg/kg和0.6 mg/kg。在插管之前用石蜡油充分润滑支气管镜和双腔支气管导管[2]。
对照组患者采用传统的听诊方式,随后进行纤维支气管的定位。当双腔支气管导管套囊通过声门之后,拔出导芯,并将其向左侧旋转90°,随后向气管和支气管套囊进行重启,在听诊中对双侧胸廓的运动和双肺的情况进行判断[3]。
观察组患者在显微支气管镜引导下行双腔支气管导管插管。双腔支气管导管套囊通过声门之后,调整深度,按压呼吸皮囊,并根据呼气末的CO2进行浓度确认,将纤维支气管镜从双腔支气管导管滑入左支气管,并在遇到阻力之后退出纤维支气管镜[4]。随后,纤维支气管镜从双腔支气管再次进入,调整深度,对右支气管开口,完成定位工作。
1.3 评价标准
本次试验需要观察患者的双腔支气管导管的定位准确性,以及定位所需要的用时。此外,关注患者在不同时间点,包括入室时、插管完成时和完成后的3 min,进行导管插管后的心率和平均动脉压水平。
1.4 统计学方法
在本研究中对纤维支气管镜引导下双腔支气管导管插管手术患者的治疗结果进行讨论,在统计的过程中,以SPSS19.0专业计算软件为基础,确保试验数据的准确性、可靠性。在临床数据的对比中,首先要对两种方案的实际情况做好记录,在本次试验中,针对心率、平均动脉压上采用计量统计,在定位准确率上则为计数统计,以P<0.05为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从具体情况上看,观察组患者的定位准确率为95.83%(23/24)明显高于对照组54.17%(13/24)(P<0.05)。在具体操作中,对照组有13例患者需要在纤维支气管镜的协助下再次进行位置的调整;而观察组有1例患者在纤维支气管镜端进入左支气管后,双腔支气管导管难以进入,在更换了小一号的双腔支气管导管后完成准确地定位。观察组患者在平均定位所需的时间为(63.40±18.70)s明显低于对照组患者(82.30±21.50)s(P<0.05);此外,对照组患者有2例出现气道损伤;观察组无患者发生此情况,表明观察组的操作更为安全有效。最后,在患者的心率、平均动脉压的对比中,在各个时间点上患者的差异不大,无明显影响。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心率、平均动脉压的对比分析

3 讨论

在开展胸外科手术过程中必须实施肺隔离,而采用听诊法作为主要策略进行双腔支气管导管的定位,其更多的凭借是经验和个人的主观性,这种方式的错位率较高。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患者存在肺部病变,在手术前双肺的呼吸音有差异,会影响判断的准确性[5]。另一方面,由于气道内分泌物阻塞,也会改变听诊的结果。最后,则是由于气囊充气不足,可能会导致双肺隔离不良,这些因素都会影响最终的判断[6]。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将纤维支气管镜用在手术治疗前期,能够更好地进行导管插管的定位,有利于确保手术的顺利进行。
在本次试验中,对照组患者定位失败后,需再行纤维支气管镜检查,不易辨别气管隆突,以及支气管的开口位置,需将双腔支气管镜退至气管后再次定位[7]。在特殊情况下,如果双腔支气管导管的前端已经进入到右主支气管,经调整难至左主支气管,或需通过存在病变的气道,极易造成不良结局[8]。然而,观察组患者在行纤维支气管镜引导定位过程中,易出现因纤维支气管镜纤细而折断的可能性,这对手术者操作提出更高的要求。前期学者研究结论:在应用纤维支气管镜定位后,仍有少数右支气管插管患者不能达到绝对的肺隔离效果。故本研究中观察组患者均为需行左支气管插管患者。分析原因与右肺上叶开口变异较大、双腔支气管导管与患者的肺部解剖结构存在变异等因素有关[8]。
本研究结果显示:相比于采用听诊法对气道造成损伤,纤维支气管镜下的双腔支气管导管插管的用时短,准确率高,并能够更好地保障麻醉期间的患者治疗安全性[9]。有学者也进行了相关的试验,即采用纤维支气管镜引导下双腔支气管导管插管,其成功定位率约为90%,而传统策略成功定位率更低[10]。因此,在麻醉的应用中要提前对患者的病情做多项排查工作,确定优质的插管方案,降低对患者造成的损伤。
综上所述,采用纤维支气管镜引导下行双腔支气管导管插管对于胸外科手术麻醉具有重要作用,有利于提高定位的准确率,并减少所需时间,从而提升治疗成功率。

参考文献
[1]郑晖,段勇,耿万明,等.不同支气管导管及支气管阻塞导管在开胸单肺通气患者中的应用[J].中华医学杂志,2012,92(35):2481-2484.
[2]陈林,钟庆华,李玲苇,等.可视喉镜联合床旁支气管镜在尘肺病大容量全肺灌洗术中双腔气管插管临床应用[J].中国现代医生,2021,59(11):112-114,118.
[3]王艳杰,刘明.可视喉镜与直接喉镜在困难气道患者气管插管中的应用效果对比[J].中国实用医药,2021,16(7):1-3.10.
[4]买买提艾力·阿不都哈得尔.双腔支气管插管在胸外科手术麻醉中的应用价值分析[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20,13(23):165-167.
[5]张朔,马星钢,胥亮,等.气管导管外支气管封堵器单肺通气在2岁以下儿童胸腔镜手术中的应用[J].新医学,2020,51(5):378-382.
[6]陈学良.可视喉镜联合纤维支气管镜下双腔支气管插管麻醉在老年困难气道患者中应用效果评估[J].实用中西医结合临床,2020,20(3):29-30,48.
[7]韦晓勇,韩彩玲,高玉华,等.改良气管插管方法在非困难气道患者双腔气管插管中的应用[J].天津医科大学学报,2019,25(1):70-72,83.
[8]史大伟.便携式纤维支气管镜法和听诊器法用于胸腔外科手术麻醉定位双腔气管插管的对比研究[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9,6(6):26.
[9]陈庆.利多卡因气管支气管表面麻醉在左侧双腔支气管插管中的应用[J].中国医药指南,2020,18(15)22-23,26.
[10]王本奇,赵振儒,王馨,等.胸部CT指导双腔支气管导管插管对患者应激反应蛋白水平的影响[J].中国医药导报,2019,16(22):111-114.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20 医药论文投稿_药学论文网 版权所有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