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门诊中老年糖尿病患者对低血糖危害的认知调查

2021-06-24 10:38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摘    要:目的:探究门诊中老年糖尿病患者对低血糖危害的认知情况。方法:选取2018年5月-2019年10月门诊中老年糖尿病患者100例,分析其对于低血糖的危害认知情况。结果:门诊中老年糖尿病患者对低血糖危害的认知中,排名前3位的是口服降糖药剂量大、主食摄入少、进餐不及时;后3位分别为肾脏疾病、服用阿司匹林、肝脏疾病。单因素分析中,不同性别、文化程度、医疗付费方式、是否具有家族史的认知总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显示,文化程度、性别和家族史为回归模型的变量。结论:门诊中老年糖尿病患者对低血糖危害的认知较低,应在门诊加强有关低血糖的健康宣教,从而降低低血糖的发生风险。
关键词:门诊 老年糖尿病 低血糖 危害 认知

在2005年美国糖尿病协会中[1],对于患者低血糖标准重新进行规定,认为无论患者是否空腹且患者血糖≤3.9 mmol/L,则判定为低血糖。与高血糖相比,某种意义而言低血糖更危险,尤其对于老年人来说更是如此,若老年人发生1次低血糖情况,则对老年人造成十分严重的影响[2],同时低血糖发生往往是由于患者或者医生对低血糖知识不了解而引起的。对于糖尿病患者来说,低血糖的预防比治疗更为重要,通过加强患者对低血糖的认知,并开展针对性健康教育,能够使患者对低血糖的危害认知度得以提高,降低低血糖发生风险[3]。本文目的在于探究门诊中老年糖尿病患者对于低血糖危害的认知情况,现报告如下。

资料与方法

选取2018年5月-2019年10月门诊中老年糖尿病患者100例,男60例,女40例;年龄41~70岁,平均(56.21±1.27)岁;病程1~12年,平均(6.52±1.32)年。所有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本研究经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
纳入标准:(1)均符合糖尿病诊断标准;(2)患者确诊后,在1年内治疗糖尿病无显著变化,患者使用胰岛素注射治疗或者口服降糖药物治疗不低于1年。
排除标准:(1)排除伴有糖尿病酮症;(2)排除认知功能障碍、其他严重疾病。
方法:⑴调查工具:采用自行设计的问卷展开调查,问卷由3部分内容组成。(1)患者的基本资料:包括文化程度、病程、年龄、性别、姓名、有无并发症、家族史、是否饮酒、空腹血糖、体重、身高、治疗措施等;(2)患者引起低血糖的经历:包括低血糖发生的原因、时间段和次数等,出行是否有人进行陪同,低血糖的应对方式、血糖监测频率等;(3)患者对自身低血糖危害的认知问卷。⑵在对文献实施查阅的基础上,结合各项原因、实践经验对问卷进行编制,同时对问卷内容由糖尿病专业人员反复进行修改,根据各患者低血糖的病因,确定14个条目。本量表采用5级评分方式,包括非常同意、同意、不一定、非常不同意、不同意,同时根据顺序进行赋值1~5分,对每位糖尿病患者的认知情况进行分析,根据实际情况由患者进行选择,总分为14项条目综合,范围14~70分,认知度和分值呈正比。
观察指标:分析患者对低血糖危害的认知情况,并对发生低血糖的单因素和多因素结果进行分析。
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 26.0统计学软件分析数据;计量资料以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χ2检验;多因素结果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患者对低血糖危害的认知情况分析:100例门诊中老年糖尿病患者对低血糖危害的认知中,排名前3位的是口服降糖药物剂量大、主食摄入少、进餐不及时,所占比分别为56.00%、51.00%、49.00%;后3位分别为肾脏疾病、服用阿司匹林、肝脏疾病,分别占21.00%、16.00%、14.00%。见表1。
表1 患者对低血糖危害的认知情况[n(%)]

低血糖的单因素分析:在单因素分析中,不同性别、文化程度、医疗付费方式、是否具有家族史的认知总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低血糖的单因素分析

多元线性回归分析:将低血糖危害认知的总评分作为因变量,根据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以医疗付费方式、性别、家族史、文化程度作为自变量行多元线性回归,结果显示,文化程度、性别和家族史为回归模型的变量。见表3。
表3 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讨论

研究显示,糖尿病发病率不断增加,是一种慢性终身性疾病,具有并发症多、发病率高等特点,而治疗过程中低血糖是十分常见的不良反应[4]。随着患者自身年龄的增长,肝肾功能显著减退,降糖药物蓄积在体内,且抵抗低血糖反应的升高糖激素在老年人群中分泌减弱,使发生低血糖的风险增加。而严重低血糖容易导致人体发生不可逆脑损害情况,若处理不及时,则危及患者健康安全[5]。
本研究结果表明,100例门诊中老年糖尿病患者对低血糖危害的认知中,排名前3位的是口服降糖药物剂量大、主食摄入少、进餐不及时[6],后3位分别为肾脏疾病、服用阿司匹林、肝脏疾病。在单因素分析中,不同性别、文化程度、医疗付费方式、是否具有家族史的认知总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因变量选择低血糖危害认知的总评分,自变量选取性别、文化程度、医疗付费方式、家族史,进行多元线性回归,结果表明,文化程度、性别和家族史为回归模型的变量。根据上述结果分析认为,每位患者对于低血糖危害认知得分均较低,故此如何减少或者预防低血糖发生是临床关键问题。通过对每位患者进行健康教育,能提高患者对低血糖危险因素的认知[7-8],从而将低血糖发生情况减少,同时还需要在健康教育过程中,对于伴有不同特征的患者实施个体化健康教育,若患者无家族史或者文化程度低,可通过给予其健康教育,从而使低血糖发生率降低。同时还需要重视每位患者的知识宣教,做好患者的疾病管理和筛查工作,提高患者对低血糖知识的认知,使患者了解低血糖的各项知识和危险因素,例如空腹运动、降糖药物剂量大、注射胰岛素过多等问题[9],同时应指导患者如何避免上述危险因素。此外,为每位患者制定一项安全有效的饮食计划,而饮食量和患者用药剂量需保持正常,并叮嘱患者定量、按时进食,保持生活规律,同时还需要对血糖实施检测,由专科护士、专科医生对治疗方案进行调整,禁止擅自停用、加大或者减少治疗药物剂量[10-11]。
综上所述,门诊中老年糖尿病患者对低血糖危害的认知较低,应在门诊加强有关低血糖的健康宣教,从而降低低血糖发生风险。

参考文献
[1]马媛媛,陈玲,焦宜珺,等.老年糖尿病患者低血糖与认知功能障碍的研究进展[J].医学综述,2020,26(2):351-355.
[2]张海燕,王宁,刘静.社区老年糖尿病患者低血糖风险评估模型的建立及应用价值分析[J].中国医师杂志,2019,21(2):247-250.
[3]孔玉侠,董爱梅,郑嘉堂,等.门诊2型糖尿病患者低血糖及其影响因素分析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9,22(8):936-941.
[4]蒋青,周惠娟,高红兰,等.住院糖尿病患者轻中度低血糖处置后血糖水平调查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护理管理,2019,19(12):1914-1918.
[5]丁文萃,王丽晖,杨洁,等.认知水平与2型糖尿病患者低血糖及血糖变异性的相关性[J].中国临床研究,2019,32(9):1163-1167.
[6]顾培培,吕素,李玉雪,等.2型糖尿病患者低血糖恐惧与饮食行为依从性的相关性[J].护理学杂志,2019,34(22):25-28.
[7]余杭青,邢秋玲,许洪梅,等.糖尿病患者低血糖风险预防自身态度的质性研究[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9,25(34):4418-4422.
[8]刘玲,万青,米元元,等.成人2型糖尿病住院患者低血糖管理及预防的最佳证据总结[J].护士进修杂志,2019,34(12):1089-1095.
[9]赵影,雷云霄,陈晓旭,等.糖尿病患者低血糖恐惧感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护理管理,2020,20(1):26-31.
[10]肖凌凤,迟金凤,孟利平,等.糖尿病病人发生低血糖不同纠正方法与血糖上升关系的研究[J].护理研究,2019,33(5):843-846.
[11] Bennett WL,Hélène E,Aschmann Puhan MA,et al.A benefit-harm analysis of adding basal insulin vs.sulfonylurea to metformin to manage type 2 diabetes in people with multiple chronic conditions[J].Journal of Clinical Epidemiology,2019(113):92-100.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20 医药论文投稿_药学论文网 版权所有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