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班长班员人格差异与班员自身心理韧性影响其建言过程的分析

2021-06-10 08:2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摘    要:班长班员之间的人格差异与班员自身心理韧性,无疑会通过影响班员的心理与行为表现,从而影响班员的建言行为。笔者尝试通过文献查阅法和逻辑分析法,探讨人格差异、心理韧性与班员建言的关系,以期化解矛盾,促进坦诚交流。
关键词:人格差异 建言 心理韧性 班长班员

建言是一种组织促进性行为,强调下级在面对不同意见或社会阻力时,能够表达自己建设性的意见,以帮助组织规避潜在风险和提高组织绩效[1]。Morrison等[2]认为员工建言是为了传递自己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从而让组织更高效地运转。建言行为是一种“挑战性-促进性”行为,已有文献表明,相对于不建言员工,建言员工能获得更高的群体内地位,上级评价也更高[3]。

1 国内外目前研究现状

梁建[4]以本土文化、本土特征为基础,根据建言内容提出了两维度的行为结构:促进性建言和抑制性建言。第一类行为主要指为提高企业效率而提出新观点和新方法;第二类行为则是指针对阻碍组织效率的问题(如有害的行为,不恰当的工作程序、规定和规范等)而提出的抑制性观点和措施。这一观点自提出后,受到了研究者的关注广泛,国内外以此为理论基础进行的研究也相当普遍[5-6]。
Wang等[7]从合作性行为的角度提出,下属建言也可分为“合作性建言”与“合作性沉默”两个维度,前者强调的是为了团队合作和利益而表达自己建设性的建议,后者考虑的是为了同一目的而选择保持沉默。Wang提出的“合作性建言”与“合作性沉默”,提供了一个从合作性行为的角度看待“建言行为”的新视角,但目前本土化的研究还相对较少。另外,以往的研究侧重于从社会交换视角对下级建言行为影响的功利主义取向进行分析,强调经济理性,或者从组织认同、心理安全感等个人情感角度进行探讨[8-9]。然而,由于建言行为本身容易造成人际关系风险,或造成自身形象受损风险,因此,驱动班员主动建言、挑战班长可能与自身的心理韧性这一心理特质也存在一定的关系。
此外,社会心理学家费斯廷格提出的认知失调理论表明,个体认识到自己的态度之间或者态度与行为之间存在着不一致时,就会产生认知不和谐的状态,即认知失调,并会导致心理紧张[10]。个体为了解除紧张会使用改变认知、改变认知的相对重要性、改变行为等方法来力图重新恢复平衡。当班长的行为与自身的态度发生冲突或由于二者间人格的差异而产生矛盾时,个体便会产生一定程度的认知失调。此时,班员可能通过改变行为(即打破沉默产生建言行为),来消除这种心理紧张。因此,本研究的目的是,从人格的角度出发,探讨班长班员人格差异对建言行为的影响,并探索心理韧性在其中起到的调节作用(见图1)。

图1 心理韧性的调节作用理论模型图

2 班长班员大五人格差异对班员建言的影响

人格是指个体相对而言比较稳定的行为模式和心理特质,大五人格模型是目前比较主流的人格结构模型之一,并被研究者证明可作为预测个体工作绩效和工作行为的有力解释因素[11]。大五人格模型包括5种基本的人格结构,即神经质、外向性、开放性、宜人性、责任心。文献表明,大五人格的不同维度对建言行为的预测效度并不相同。Le Pine等[12]发现责任心、外向性和宜人性可正向预测建言行为与合作性行为,段锦云的研究表明,责任心、外向性与员工建言行为正相关,神经质、开放性与员工建言行为负相关。此外,从班长个体因素对班员建言行为的影响来看,班长的开放性、领导类型、班长班员关系会对班员建言行为产生一定影响,但班长的人格特质对班员建言行为的具体影响机制尚不明晰[13]。班长班员人格的差异可能会给班员主动建言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从而使建言行为减少。在此基础上,我们对大五人格特质与建言行为之间关系做出以下分析和假设。
责任心通常指的是富有责任感,做事有条理,坚强有毅力。责任心之间的差异体现在责任心高的班长可以通过自身影响责任心低的班员,从而使班员对组织的责任心提高;责任心高的班员在遇到责任心低的班长时更易受到自身责任感的影响,进行建言,但这种差异带来的压力可能影响更大。因此,我们认为责任心差异对合作性建言具有抑制作用。
神经质反映的是个体的心理承受能力,神经质高的人情绪波动较大,得分低的人情绪表现稳定。低神经质的班长在面对高神经质的班员时会鼓励引导班员,从而促进其合作性建言;低神经质的班员面对高神经质的班长时会出于自身心理韧性、组织认同等心理特质而表达自己的建设性意见,但是人格差异带来了更大的影响。因此,我们认为神经质差异对班员建言具有抑制作用。
外向性的个体主观能动性较强,能够适宜地表达自己的观点。高外向性的班长会给团体营造一种直抒胸臆的氛围,使低外向性的班员敢于建言;高外向性的班员面对低外向性的班长可能更多受到自身性格影响。然而人格差异可能使班员并不敢主动建言。因此,我们认为外向性差异对班员建言具有抑制作用。
宜人性特质的人遵守规范,顺应服从,倾向于附和他人。高宜人性的班长是随和的,使低宜人性的班员敢于在相对轻松的环境建言;高宜人性的班员面对低宜人性的班长则会更加顺从,而不愿主动建言。因此,单纯只从班长班员宜人性差异角度考虑,可能并不会影响班员建言。而人格差异造成的压力却始终存在。故我们认为宜人性差异对班员建言具有抑制作用。
开放性的人具有好强心,想象力丰富,心胸开阔能包容不同意见。高开放性的班长会给低开放性的班员言论自由的空间,使其自由地表达;高开放性的班员会从自身性格出发,注重变革,而主动建言,但人格差异造成的心理压力可能占据主导地位。因此,我们认为开放性差异对班员建言具有抑制作用。
3 心理韧性对班员建言的调节作用
心理韧性的操作性定义是:在外界的应激事件给心理带来严重威胁的情况下仍能够获得好的结果,保持良好的心态[14]。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心理学家提出动态模型,认为每一个青少年与生俱来就拥有一种心理能力,这种心理潜能能够帮助个体得到良好的发展[15]。心理韧性作为一种重要的内在积极心理特质,可能会影响到自身与他人的人际交往过程和工作中与班长的意见交换过程。因此,我们认为心理韧性在大五人格与班员建言之间存在调节作用。
综上,班长与班员之间的坦诚交流,班员的建言行为可以化解许多不必要的隐患,融洽内部关系,促进组织建设。二者之间的人格差异可能会负向影响班员的建言,而班员的心理韧性在此过程中起正向调节作用,因此,培养健康的心理素质,增强心理韧性可能是一个促进班员建言的有效途径。

参考文献
[1] Liang J, Farh C I C, Farh J L. Psychological Antecedents of Promotive and Prohibitive Voice:A Two-Wave Examination[J].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2012,55(1):71-92.
[2] Morrison E W, Wheeler-Smith S L, Kamdar D. Speaking up in groups:A cross-level study of group voice climate and voice[J].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2011,96(1):183-191.
[3] Weiss M, Morrison E W. Speaking up and moving up:How voice can enhance employees'social status[J]. Journal of Organizational Behavior,2019,40(1):5-19.
[4]梁建.道德领导与员工建言:一个调节-中介模型的构建与检验[J].心理学报,2014,46(2):252-264.
[5]潘亮,杨东涛.代际视角下相对的领导-成员交换关系对员工建言行为的影响研究[J].管理学报,2020,17(4):518-526.
[6] Maynes T D, Podsakoff P M. Speaking more broadly:an examination of the nature, antecedents, and consequences of an expanded set of employee voice behaviors[J].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2014,99(1):87-112.
[7] Wang A C, Hsieh H H, Tsai C Y, et al. Does value congruence lead to voice? Cooperative voice and cooperative silence under team and differentiated 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J]. 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 Review,2012,8(2):341-370.
[8]卿涛,刘崇瑞.主动性人格与员工建言行为:领导-成员交换与中庸思维的作用[J].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56(1):127-134.
[9]张燕,解蕴慧,王泸.组织公平感与员工工作行为:心理安全感的中介作用[J].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5,51(1):180-186.
[10] Festinger L. A Theory of Cognitive Dissonance[J].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ology,1957,72(1):216-218.
[11] Semeijn J H, B. I. J. M. van der Heijden, Beuckelaer A D. Personality Traits and Types in Relation to Career Success:An Empirical Comparison Using the Big Five[J]. Applied Psychology,2020,69(2):538-556.
[12] Lepine J A, Van Dyne L. Voice and cooperative behavior as contrasting forms of contextual performance:Evidence of differential relationships with Big Five personality characteristics and cognitive ability[J].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2001,86(2):326-336.
[13] Morrison E W. Employee Voice Behavior:Integration and Directions for Future Research[J]. Academy of Management Annals,2011,5(1):373-412.
[14] Masten, Ann S. Ordinary magic:Resilience processes in development[J]. American Psychologist,2001,56(3):227-238.
[15] Garmezy N, Masten A S, Tellegen A. The Study of Stress and Competence in Children:A Building Block for Developmental Psychopathology[J].Child Development,1984,55(1):97-111.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20 医药论文投稿_药学论文网 版权所有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