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精神科护士孕育二胎后工作压力及心理状况探究

2021-04-06 08:27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摘    要:目的 探讨精神科护士孕育二胎后工作压力及心理状况。方法 将本市孕育一胎的94名精神科护士和孕育二胎的30名精神科护士的工作压力及心理健康情况进行了调查,并做了相应的比较。结果 孕育二胎的精神科护士与孕育一胎的精神科护士在工作压力、心理健康、焦虑、抑郁水平上对比均无显著差异(P>0.05),且两组均无显著的焦虑、抑郁情绪,心理健康水平良好。结论 精神科护士的工作压力、心理健康等并没有因为孕育二胎而受到不利影响。
关键词:精神科护士 二胎 工作压力 心理健康

伴随着国家二胎政策的放开,生活条件的改善,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生育二胎,其中不乏护士群体。有研究曾提出养育二胎的护士因孩子数量的增加,其心身都承受了很大压力,感知到了更大的工作家庭冲突,降低了工作生活质量[1]。而精神科护士所面临的患者是一些患有精神疾患的特殊人群,有一定的风险性。鉴于精神科护士“高强度、高风险”的工作特点,精神科护士在孕育二胎后,其面对工作的压力,心理健康状况是否会受到影响,目前这方面的研究国内较少涉及。为此,本研究对本市孕育一胎的94例精神科护士和孕育二胎的30例精神科护士的工作压力及心理健康情况进行了调查,并做了相应的比较,现报道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将本市孕育二胎的30例精神科护士作为研究组,本市孕育一胎的94例精神科护士作为对照组。研究组年龄27~44岁,平均 35.07±7.21 岁;工作总年限平均 15.17±6.25 年;其中专科12例、本科16例,硕士2例。对照组年龄23~50岁,平均 36.83±11.72 岁;工作总年限平均 16.52±12.29 年;其中专科37例、本科51例,硕士6例。研究组与对照组的年龄、精神科护理工作年限等基本资料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可以进行比较。
1.2 研究工具
①一般资料问卷:所搜集的内容包括,孕育了几胎孩子(一胎、二胎)、年龄、学历、工作年限等。②中国护士工作压力源量表(the Chinese nurse job stressor scale,NJSQ):由李小妹等[1]根据中国国情改编修订。该量表包括35个条目,分为护理专业及工作方面问题、时间分配及工作量问题、工作环境及仪器设备问题、患者护理方面的问题、管理及人际关系方面问题5个维度,采用1~4级评分法,分数越高表明压力程度越大。该量表具有较好的信度与效度[2]。③一般健康问卷(the general health questionnaire-12,GHQ-12):GHQ-12是Goldberg[3]于1972年编制的12项目自评问卷,用于测评个体主观感受到的心理安适程度,广泛应用于心理健康的评定与筛选。本研究采用中文版GHQ-12[4]评定被试的心理健康状态。该量表已在中国被广泛用于评定心理健康状况,其在职业人群中应用的信度和效度已得到验证,也曾用来评价过护士心理健康状况[5]。该问卷共包括12个项目,采用4级记分,从“从不”计1分到“经常”计4分,得分范围为12~48分,分数越高,表示心理健康水平越低,总分超过27为心理状况不佳。④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该量表由Zung教授于1971年编制而成,共由20个条目组成[6]。分为4级评分,用于评出被试焦虑的主观感受。粗分乘以1.25后所得的整数部分即为标准分。按照中国常模结果,SAS标准差的分界值为50分,其中50~59分为轻度焦虑,60~69分为中度焦虑,69分以上为重度焦虑。⑤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该量表由Zung教授于1965年编制,共由20个条目组成。分为4级评分,用于评出被试抑郁的主观感受。粗分乘以1.25后所得的整数部分即为标准分。按照中国常模结果,SDS标准分的分界值为53分,其中53~62分为轻度抑郁,63~72分为中度抑郁,73分以上为重度抑郁。
1.3 研究方法
对本市所有孕育一胎和二胎的精神科护士采用问卷的方式进行调查,向其说明调查的意义后,逐一发放问卷,现场填写完问卷后,逐一收回。问卷主要有一般资料问卷、NJSQ、GPQ-12、SAS、SDS。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均数±标准差(x¯±s)来表达研究对象的临床特征。根据变量的分布形式,采用两样本的独立t检验比较研究组和对照组在工作压力源、GHQ-12总分、SAS标准分、SDS标准分上的差异;采用单一样本t检验分别比较研究组、对照组GHQ-12总分、SAS标准分、SDS标准分临界值的差异。采用SPSS 17.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所有检验均采用双侧检验,统计学意义水平定义为P<0.05。

2 结果

2.1 两组在工作压力源上的比较
研究组在中国护士工作压力源量表各因子上的得分均高于对照组,但均未达到显著差异水平(P>0.05)。见表1。

表1 两组在工作压力源评分的比较(x¯±s) 
项目 研究组(n=30) 对照组(n=94) t P
护理专业及工作方面的问题 2.95±0.73 2.71±0.65 1.692 0.093
时间分配及工作量问题 3.03±0.88 2.82±0.74 1.281 0.203
工作环境及仪器设备问题 2.78±0.82 2.64±0.94 0.718 0.474
患者护理方面的问题 2.85±0.79 2.59±0.65 1.746 0.083
管理及人际关系方面的问题 2.06±0.80 1.78±0.72 1.822 0.071
NJSQ总均分 2.73±0.64 2.53±0.58 1.557 0.122
2.2 两组在GHQ-12总分、焦虑、抑郁标准分上的比较
两组在GHQ-12总分、焦虑、抑郁标准分上均没有达到显著差异水平(P>0.05)。见表2。

表2 两组在GHQ-12总分、焦虑标准分、抑郁标准分上的比较(x¯±s)
项目 研究组(n=30) 对照组(n=94) t P
GHQ-12总分 23.76±5.63 23.33±4.69 0.416 0.678
SAS标准分 39.22±8.98 40.02±8.03 -0.456 0.649
SDS标准分 47.12±8.12 47.16±8.47 -0.024 0.981
2.3 两组GHQ-12总分、焦虑、抑郁标准分的临界值比较
两组的GHQ-12总分、焦虑、抑郁标准分均显著低于临界值(P<0.05)。见表3。
表3 两组GHQ-12总分、焦虑标准分、抑郁标准分的临界值比较(x¯±s) 
项目 临界值 组别 例数 数值 t P
GHQ-12总分 27 研究组 30 23.76±5.63 -3.142 0.004
对照组 94 23.25±4.69 -7.666 0.000
SAS标准分 50 研究组 30 39.22±8.98 -6.458 0.000
对照组 94 39.89±8.00 -12.248 0.000
SDS标准分 53 研究组 30 47.12±8.12 -3.959 0.000
对照组 94 47.09±8.39 -6.748 0.000

3 讨论

护士行业具有职业压力大、压力源较多等特点,而精神科护士以其工作特殊性、复杂性,相比其他科室护士承担更大压力。怀孕生子作为人生中重大事件,易受到社会、家庭等诸因素的影响,引发焦虑、紧张等不良情绪。精神科护士孕育孩子后的心理健康问题更应引起普遍重视。
本研究发现,研究组与对照组在中国护士工作压力源量表各因子上的得分以及总均分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孕育一胎和孕育二胎的精神科护士在面对护理工作时的工作压力并没有显著差异。
研究组与对照组在GHQ-12总分、焦虑标准分、抑郁标准分上对比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和对照组GHQ-12总分、焦虑标准分、抑郁标准分均显著低于临界值(P<0.05)。可见孕育一胎与孕育二胎生的精神科护士总体心理健康水平、焦虑、抑郁并无显著差异,且两者均不存在显著的焦虑、抑郁情绪,两组的心理健康水平均良好。但有研究指出,精神科护士本身精神科工作强度大,危险性高,精神科护士存在诸多心理健康问题,且对职业满意度较低[7]。舒玲等[8]的研究指出,在生养二胎的护士群体中受经济压力、无暇照顾长子女、夫妻关系、患者护理以及脑力疲劳等因素影响,存在焦虑情绪。而本研究结果却与以上研究结果并不一致。当然这也许受取样及地区特异性的影响。
本研究结果显示,孕育一胎和孕育二胎的精神科护士在工作压力、心理健康、焦虑、抑郁水平上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且心理健康水平均良好,均无明显的焦虑、抑郁情绪。此结果提示,孕育二胎的精神科护士或许是做好了要二胎的充分准备,因此在其孕育二胎后能够妥善协调工作与家庭生活的关系,从而保证了其身心健康。很多人担心孕育二胎之后会给家庭带来一些不利的影响,如妈妈的身心健康、大宝良好性格的养成[9],原因可能是有些人没有为孕育二胎做好充分的准备或是不能恰当地处理工作与生活的关系。
由于本研究所抽取的样本容量有限,所以在以后的研究中还需进一步扩大样本容量,以进一步验证结论。本研究还有一些其他的不足之处,人口学资料可进行详细研究,除工作压力之外,还可以引入人格健康水平、家庭等影响因素进行更深层次的研究。

参考文献
[1]李小妹,刘彦君.护士工作压力源及工作疲溃感的调查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00,35(11):4-8.
[2]余华.中国护士工作压力源量表信度与效度分析[J].护理研究,2007,21(8B):2090-2093.
[3]Goldberg D P.A scsaled version of the General Health Questionnaire[J].Psychological Medicine,1979,9:139-145.
[4]杨廷忠,黄丽,吴贞一.中文健康问卷在中国大陆人群心理障碍筛选的适宜性研究[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3,24(9):769-773.
[5]刘化侠,万学英,陈惠珍.护理人员心身健康状况的调查研究[J].泰山医学院学报,2005,26(3):211-213.
[6]张作记.行为医学量表手册[M].北京:中华医学电子音响出版社,2005:213-214.
[7]鞠风,杨秋兰,侯峰.精神科护士心理健康状况及工作满意度调查分析[J].护理管理杂志,2004,4(6):4-6.
[8]舒玲,陈丹,汤珂,等.护士二胎妊娠相关焦虑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护理学杂志,2017,32(6):87-90.
[9]李美华,刘盛喃.初孕妇与二胎孕妇的心理状况探究[J].中国医学装备,2017,14(8):144-147.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20 医药论文投稿_药学论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