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生物制药企业员工肌肉骨骼疾患及其危险因素研究

2020-05-26 14:2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摘要:目的探讨生物药品制造企业员工职业性肌肉骨骼疾患(WMSDs)发生状况及可能的影响因素。方法采用流行病学横断面调查方法,选用《中文版肌肉骨骼疾患调查表》电子问卷系统对某生物制药厂部分车间286名员工近1年肌肉骨骼疾患的发生情况进行调查。结果该企业员工WMSDs的年发生率为664%,各部位肌肉骨骼疾患年发生率63%~458%,发病部位居前三位的依次是颈部(458%)、肩部(332%)和上背部(287%),下背部、手腕部、腿部、膝部和踝/足部WMSDs的发生率在不同工种之间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长时间保持低头姿势和背部弯曲分别是导致颈部和上背部WMSDs的危险因素(P<005),休息时间充足和经常体育锻炼分别是预防颈部和上背部WMSDs的保护因素(P<005)。结论生物制药企业员工WMSDs年发生率较高,亟需制定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以降低WMSDs对员工健康的影响,如搬运过程中缩短手臂与身体的水平距离,调整不良作业姿势,减少重复性作业,合理安排工作时间等。
 
  关键词:生物制药;职业性肌肉骨骼疾患(WMSDs);危险因素
 
  2002年国际劳工组织(ILO)明确将肌肉骨骼疾病列入国际职业病名单(第194号建议书),并在2010年批准生效的最新版职业病名单中进一步细化了该类疾病[1]。由于该类疾患呈现不断增加趋势,引起了社会的普遍关注。随着制药行业的迅速发展,所带来的职业危害愈加凸显。既往的研究报道多集中在有毒化学物及噪声等传统职业病危害因素,而对不良工效学因素所致的WMSDs危害研究甚少。因此,本研究旨在摸清生物制药企业WMSDs的发病及分布情况,探讨可能的危险因素,为防控WMSDs、减少经济损失提供对策与措施。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采用整群抽样的方法,选择某生物制药厂耐用器械车间、无菌生产车间和成品部车间工龄>1年的286名员工作为研究对象。排除标准:先天性脊柱畸形者,因外伤、感染性疾病、恶性肿瘤等非工作有关因素导致的肌肉骨骼疾患者。本研究已通过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审查委员会的批准,调查对象均经知情同意。
 
  12方法采用流行病学横断面调查方法,选择《中文版肌肉骨骼疾患调查表》电子问卷系统。该问卷整合了《北欧肌肉骨骼系统疾患问卷》和《荷兰肌肉骨骼症状调查问卷》的相关内容,经修订和验证适用于我国职业人群。问卷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为一般情况调查,包括工龄、身高、体重、吸烟、饮酒、体育锻炼等;第二部分为身体各部位WMSDs的发生情况;第三部分为工作情况调查,包括工作类型、工作姿势和劳动组织等内容。调查采用1:N的问卷方式,调查对象通过扫描二维码的形式参与答题,调查人员全程负责监控,确保所有信息均来自调查对象本人。电子问卷系统设置了逻辑纠错和无空白项设置,待调查对象输入全部信息后方可成功提交问卷。
 
  13WMSDs的判定依据美国NIOSH对肌肉骨骼损伤的判定标准,出现疼、痛、僵硬、烧灼感、麻木或刺痛等不适症状;同时满足(1)过去1年内不适,(2)从事当前工作后开始不适,(3)既往无事故或突发伤害(影响不适的局部区域),(4)每月都有不适发生或持续时间超过1周,则判定为该部位肌肉骨骼疾患。
 
  14统计分析采用SPSS200统计软件对资料进行统计学处理。计量资料采用x±s表示;对WMSDs单因素分析采用χ2检验方法,多因素分析采用非条件Logistic回归模型。
 
  2结果
 
  21基本情况本次调查提交电子问卷286份。其中,女168人、男118人,工种包括灌装、配方、消毒、检查、装配、操作和技术管理人员,研究对象年龄(324±64)岁,本工种工龄(56±36)年,身高(1679±1116)cm,体重(692±220)kg,BMI243±64,文化程度高中及以下、大学、大学及以上分别为48人(168%)、233人(815%)和5人(17%)。
 
  22WMSDs发生情况近1年内,生物制药厂员工WMSDs总发生率(只要任一部位发生WMSDs均视为1例)为664%。各部位WMSDs年发生率63%~458%,发生率较高的前三个部位依次为颈部(458%)、肩部(332%)和上背部(287%)。
 
  23不同工种WMSDs发生率下背部、手腕部、腿部、膝部和足踝部WMSDs的发生率在不同工种之间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下背部、手腕部、腿部和膝部4个部位WMSDs发生率排在前三位的工种均为装配工、灌装工和配方工;踝/足部略微不同,依次为装配工、配方工和检查工。详见表1。
  24颈部、肩部和上背部WMSDs的单因素分析以患病严重的颈部、肩部和上背部WMSDs为例,对其可能影响的职业因素进行了单因素分析(表2)。结果显示,每天从事同样的工作、休息时间和长时间保持低头姿势与颈部WMSDs的发生相关(P<005);休息时间与肩部WMSDs的发生相关(P<005);搬运>5kg重物、背部弯曲和长时间保持低头姿势与上背部WMSDs的发生相关(P<005)。

  25颈部、肩部和上背部WMSDs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以个体因素(身高、工龄、吸烟、体育锻炼)、职业因素(工作类型、劳动组织、工作姿势等)作为自变量,以过去一年内员工颈部、肩部和上背部WMSDs是否患病为因变量,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对可能的危险因素进行筛选。结果显示,颈部WMSDs进入模型的因素为长时间保持低头姿势和休息时间充足,后者为保护因素;肩部WMSDs的因素为休息时间充足,为保护因素;上背部WMSDs进入模型的因素为背部弯曲和经常体育锻炼,后者为保护因素。见表3。
  3讨论
 
  本研究结果显示,该生物制药厂员工WMSDs的好发部位集中在颈部、肩部和上背部,与以坐姿为主的流水线作业的其他行业类似,但发生率略高(664%)。肖吕武等[2]调查发现,某电子设备制造厂WMSDs发生率较高的部位依次为颈部(116%)、肩部(97%)、下背部(85%)和手腕部(58%)。沈波等[3]调查发现制鞋业工人WMSDs发生率为498%,发生部位同样集中在颈部(291%)、肩部(270%)和下背部(256%)。Di?anat等[4]对手工缝纫作业工人的调查显示,WMSDs发生率最高的部位依然是颈部(579%)、腰背部(516%)和肩部(405%)。本研究的生物制药厂员工下背部、手腕部、腿部、膝部和踝/足部WMSDs的发生率在不同工种之间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发生率最高的工种均为装配工,因装配工相对其他工种坐姿作业时间更长。长时间坐位工作易引发颈、肩部酸痛不适。Kang等指出[5],为了维持颈部前倾状态,颈、肩部肌肉长期处于紧张状态,不仅加重了软组织负担,而且对脊柱关节造成影响。
 
  发生WMSDs的危险因素可分为职业因素和非职业因素。职业因素方面,重体力负荷、不良作业姿势、单调重复性作业和不合理的劳动组织均与WMSDs的发生相关。本研究结果表明,搬运>5kg重物与上背部WMSDs的发生相关(P<005)。生物制药企业为了保证药品的安全和品质,需要防止各种途径的污染。因此,配方工和灌装工搬运物料时,为了避免工作服污染物料,需要伸出3/4手臂,增加了手与身体的水平距离。根据NIOSH提出的提举公式[6],手部距离身体的水平距离为搬举作业工效学负荷的影响因素,若搬运的物体重心远离躯干,力矩加大,则加重了搬运时的身体负荷,增加了发生WMSDs的风险[7]。
 
  本研究显示,每天从事同样的工作可能与颈部WMSDs的发生密切相关,长时间低头作业的员工患颈部WMSDs的风险是对照人群的172倍(P<005),背部弯曲的员工患上背部WMSDs的风险是对照人群的243倍(P<005)。Kim[8]等研究发现,果农于相对狭小的果园工作空间重复采摘、过秤、分拣、装箱等操作,采取颈部前倾、后仰、侧弯和腰背部前倾和弯曲等不良姿势作业,重复性的上肢操作及不良作业姿势易导致颈、肩部肌肉处于紧张状态,导致肌肉疲劳甚至损伤。张丹等[9]研究发现,供电企业运检人员经常徒手攀爬至杆塔顶端,维护保养和排除线路故障,颈部长时间保持同一姿势,成为颈部和肩部WMSDs的危险因素(P<005)。还有研究表明[10],定期休息可以放松肌肉组织,减轻腰椎间盘压力,防止WMSDs的发生。因此,建议保证充足的工间休息时间以减少WMSDs的发生。本研究显示,充足的休息时间和体育锻炼分别是防止员工颈肩部、上背部发生WMSDs的保护因素(P<005)。
 
  针对制药企业员工WMSDs发生率高的实际情况,建议:(1)企业定期开展工效学知识培训,使员工了解WMSDs的早期症状、原因及预防干预措施;(2)尽量让员工将手臂贴近身体,搬运过程中缩短手臂与身体的水平距离;(3)改善厂房布局,调整不良作业姿势,避免弯腰同时转身、长时间手腕部弯曲等姿势;(4)避免长时间重复同一动作,减少动作持续时间与动作频率;(5)合理安排工作组织和工作时间,适当增加工间休息次数,放松疲劳部位。
 
  参考文献
 
  [1]牛胜利2010年版国际职业病名单的修订背景和意义[J].中华劳动卫生职业病杂志,2010,28(8):599?604.
 
  [2]肖吕武,张喜标,周浩,等.电子制造业作业工人肌肉骨骼损伤与工效学负荷水平相关性研究[J].职业卫生与应急救援,2019,37(2):159?162.
 
  [3]沈波,许旭艳,罗秀凤,等.制鞋业生产工人肌肉骨骼疾患的流行病学调查[J].中国工业医学杂志,2016,29(5):329?332.
 
  [4]DianatI,KarimiMAMusculoskeletalsymptomsamonghandicraftworkersengagedinhandsewingtasks[J].JOccupHealth,2016,58(6):644?652.
 
  [5]KangJH,ParkRY,LeeSJ,etalTheeffectoftheforwardheadpos?tureonposturalbalanceinlongtimecomputerbasedworker[J].AnnRehabilMed,2012,36(1):98?104.
 
  [6]WatersTR,Putz?AndersonV,GargA,etalRevisedNIOSHequationforthedesignandevaluationofmanualliftingtasks[J].Er?gonomics,36(7):749?776.
 
  [7]薄亚莉,黄德寅,张倩,等.某电子加工企业手工提举作业的工效学评价[J].中国工业医学杂志,2018,31(6):449?450.
 
  [8]KimM,YooJI,KimMJ,etalPrevalenceofupperextremitymuscu?loskeletaldiseasesanddisabilityamongfruittreefarmersinKorea:Cross?sectionalstudy[J].YonseiMedJ,2019,60(9):870?875.
 
  [9]张丹,陈涛,孙成勋,等.某供电企业运检人员工作相关肌肉骨骼疾患及其危险因素研究[J].中国工业医学杂志,2018,31(6):403?407.
 
  [10]SheahanPJ,DiesbourgTL,FischerSLTheeffectofrestbreakscheduleonacutelowbackpaindevelopmentinpainandnon?paindevelopersduringseatedwork[J].ApplErgon,2016(53PtA):64?70.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20 医药论文投稿_药学论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