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护理人员自我效能的影响因素分析

2021-03-01 08:30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0
摘    要:目的 探索参加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护理人员自我效能的影响因素。方法 采用便利抽样法对某三甲医院的护理人员运用自我效能量表、一般资料表进行问卷调查。结果 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显示不同婚姻状况(F=4.67,P<0.05)、是否参加培训的护理人员的自我效能差异有统计学意义(F=1.28,P<0.05)。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婚姻状况、是否参加培训、睡眠质量进入回归方程因素(P<0.05)。结论 提高护理人员的自我效能,能够改善护理人员的睡眠状态,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护理。
关键词:冠状新型病毒肺炎 护理人员 自我效能

2019年12月以来,在湖北省武汉地区部分医院发生了不明原因的新型肺炎,后经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为新冠肺炎(Coronavirus Disease,COVID-19)[1]。目前国家已将此类疾病列为乙类传染病,按甲类传染病管理。以呼吸道症状为主,其发病率高、传染性强,以人接触传播为主,具有以家族性、聚集性发病的特点。一般来说,COVID-19是一种急性传染性疾病,但它也可能是致命的,致死率为2%。重症起病可导致大量肺泡损伤和进行性呼吸衰竭而死亡[2]。自我效能感指的是个体对自己完成某方面工作能力的主管评估。评估的结果如何,将直接影响到一个人的行为动机。提高护理人员的自我效能感,能够提高自我满意度[3],而且自我效能较高的护理人员,其职业能力水平也相对较高[4]。同时自我效能感也是职业倦怠的显著影响因素[5]。然而,医务工作者在面对传播速度快、防护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知识缺乏时,所出现的一系列心身反应问题不同程度困扰护理人员。为此,本调查分析影响参加抗击新型冠状肺炎疫情护理人员自我效能水平的因素,为开展针对性干预提供指导依据,现报道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整群抽取某三甲一院的一线抗击新冠隔离病房的护理人员进行问卷调查。纳入标准:①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隔离病房工作时间≥7天;②接触或护理过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③接受医学观察14天的护理人员;4自愿接受调查者,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不同意参加此项研究的护理人员。
1.2 方法
1.2.1 研究工具
1.2.1.1 一般资料问卷
采用自制的一般资料问卷收集参加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护理人员的一般资料,包括姓名、职称、年龄、性别、工龄、是否和子女同住、是否和父母同住、进入隔离区前是否参加培训、培训次数等。
1.2.1.2 自我效能量表(General Self-Efficacy Scale GSES)
采用自我效能量表评价参加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一线护理人员的自我效能水平。该量表由Schwarzer等人编写,中文量表由王才康等人翻译。2017年张翠娣[6]等将此量表用于护士群体的研究。该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681[7]。该量表只有一个维度,包括10个条目。采用Likert 4级评分法,从完全不正确~完全正确分别计为1~4分。总分为10~40分,分数越高,说明自我效能越好。评价标准:总分10~20分为低水平自我效能,21~30分为中水平,31~40分为高水平。
1.2.1.3 睡眠质量指数量表
采用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PSQI)评价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一线护理人员的睡眠的质量。此量表Cronbach's α系数为0.846[8],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量表包括入睡时间、睡眠质量、睡眠时间、睡眠效率、睡眠障碍、催眠药物及日间功能障碍共7个维度,18个条目,采用0~3分4个等级对每个因子进行评分,总分范围为0~21分,得分越高,睡眠质量越差,≥7分为睡眠障碍。
1.2.2 质量控制
问卷调查由经培训的调查人员统一发放,填写时间为30 min,共发放问卷97份,回收问卷97份,有效回收率为100%。数据录入由两人同时录入。
1.2.3 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 25.0统计学软件。计数资料以频数及百分率(%)表示,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或t’检验或方差分析,采用多元线性回归分析影响因素,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一般资料
参加本次调查的97名护士中,男性3 人(3.1%),女性94人(96.9%);年龄段21~30岁34人(36.1%),31~40岁55人(56.7%),41~50岁7人(7.2%); 学历:专科 15人(15.5%),本科75人(77.3%),研究生7人(7.2%);职称:护士18人(18.2%),护师45人(46.4%),主管护师34人(34%)。具体见表1。
2.2 自我效能各维度的评分
本次调查中自我效能感总均分为(23.07±6.54)分,其中10~20分30名 (26.3%);21~30分54名(47.4%);31~40分13名(11.4%) 。
2.3 自我效能的单因素分析,见表1。
表1 参加抗击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护理人员的自我效能的 单因素分析 (分,x¯±s)
项目 例数(%) 自我效能得分 t/F值 P
文化程度 1.16 0.19
大专 15(15.5) 25.45±6.07
本科 75(77.3) 22.21±6.17
研究生 7(7.2) 22.71±6.58
性别 1.99 0.16
男 3(3.1) 27.67±6.81
女 94(96.9) 22.59±6.18
操作培训次数 3.78 0.03
没有 23(23.7) 21.43±8.23
1次 37(38.1) 21.89±5.60
2次 23(23.7) 24.24±6.53
3次及以上 14(14.4) 24.60±5.19
职称 1.75 0.32
护士 18(18.6) 23.28±6.42
护师 45(46.4) 21.84±5.89
主管护师 34(34.0) 23.33±6.50
是否与父母住 0.74 0.39
是 49(50.5) 22.20±6.07
否 48(49.5) 23.29±6.39
婚姻状态
已婚 18(18.6) 24.39±6.69 4.67 0.02
未婚 65(78.4) 22.71±5.81
离婚 3(3.1) 13.67±6.22
是否与子女 1.13 0.72
是 54(55.7) 22.54±5.47
否 43(44.3) 23.00±6.22
工作年龄
1~5年 24(24.7) 23.38±6.89 1.46 0.23
6~10年 26(26.8) 20.65±6.17
11~15年 24(24.7) 23.08±4.28
大于15年 23(23.7) 24.09±7.01
年龄段 1.22 0.29
21~30岁 34(36.1) 23.76±5.87
31~40岁 55(56.7) 21.89±6.53
41~50岁 7(7.2) 24.43±5.50
进入前科室 0.06 0.79
传染科 32(33.0) 23.03±5.69
非传染科 65(67.0) 22.60±6.50
睡眠等级 1.05 0.37
很好 24(24.7) 21.71±6.52
还行 59(60.8) 22.56±6.43
一般 12(12.4) 25.08±6.21
很差 2(2.1) 26.50±3.50
结果显示,不同婚姻状况、是否参加培训的护理人员的自我效能总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4 自我效能的多元线性回归
变量赋值为:离异=1未婚=2已婚=1参加培训=1未参加培训=2睡眠很差=1睡眠一般=2 睡眠还行=3睡眠很好=4。影响参加抗击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护理人员的自我效能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见表2。
表2 影响参加抗击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护理人员自我效 能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n=97)
变量 B 标准误 t P
95.0% 置信区间
下限 上限
睡眠 0.274 0.258 2.379 0.020 0.100 1.129
婚姻状态 -0.428 2.125 -2.840 0.006 -10.272 -1.797
是否操作培训 0.304 0.793 2.631 0.010 0.505 3.666

3 讨论

3.1 抗击新冠疫情的护理人员的自我效能现状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抗疫一线的护理人员自我效能水平自我效能感得分为(2.28±0.66)分,处于中等水平,与常模(2.86±0.52)分相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0.68,P=0.001)。研究结果显示,抗击新冠疫情护理人员自我效能感不高,分析其原因可能与护理自身工作性质有关,由于护理工作压力负荷较大,而且要突然地面对地从未接触过的患者,每天穿着较为厚重的隔离服,对自己产生消极的评价,从而降低了自我效能感。
3.2 抗击新冠疫情护理人员自我效能的影响因素
3.2.1 婚姻状况
我们的这项研究结果与其他结果一致[9]。婚姻状况直接影响到社会支持水平,已婚人员可能通过较高的社会支持水平来促进自我效能感。比如配偶对护理人员有较强心理支持,家庭能够给予自身战胜恐惧的心理。而无配偶的护理人员,自我效能感大大降低。
3.2.2 是否参加培训
参加过培训的护理人员自我效能感越好。这与王娅等[10,11]报道的自我效能感可以通过引导、教育、培训等方法得以提高的结果一致。护士参加培训后,对疾病的防控知识掌握较全面,对疾病的传染方式能够做到心中有数。在面对较为复杂的新型冠状肺炎病毒感染患者时,才能够有足够的信心去进行护理。
3.2.3 睡眠状态
研究结果显示:睡眠质量评分越高,自我效能感越强。表明睡眠质量越好的护理人员,自我效能感越好。由于护理人员的睡眠质量较好,才能够使护理人员有更加充足的精力投入到自己的护理工作,增加自我效能感。
综上所述,提高护理人员的自我效能需要被引入到护士的应急准备训练中[12]。参加抗疫一线护理人员的效能水平受自身婚姻状况、是否参加培训、睡眠状态等影响。护理管理者应该提供相应对策,不仅要加强护理技巧和心理疏导,同时要给予社会支持和帮助,最终提高护理人员的自我效能水平 。在今后的护理工作中,可以通过开展成功经验分享等活动,使护理人员通过他人经验分享学习、获得类似事件处理方法和实施基于情景创造的培训,提升其特殊问题处理能力,也可以利用微信的方式,因为用微信方式实施教育具有操作方便、覆盖面广、经济成本低、干预效果显著的特点[13]。同时有必要积极支持提升自我领导和自我效能的项目,以增加护士的工作投入,提高护理工作的生产力和效率[14]。同时改善环境对提高护理人员的自我效能感也是必要的[15]。

4 小结

本文由于样本量较少,未能收集其他医院的参加抗击新型冠状肺炎的一线护理人员的资料,可能不能全面地反映护理人员的整体自我效能水平。因此有机会将在今后的研究中加大样本量。

参考文献
[1]Zhu N,Zhang D,Wang W,et al.A 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2019[J].N Engl J Med,2020,382(8):727-733.
[2]Huang C,Wang Y,Li X,et al.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China[J].Lancet,2020,395(10223):497-506.
[3]胡梦梦,皮红英.护士自我效能感与工作满意度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研究,2014,28(7):790-792.
[4]杨玉霞.护理人员自我效能感与职业能力的相关性分析[J].齐鲁护理杂志,2015,21(16):57-59.
[5].The Influence of the Emotional Labor,Professional Self-Concept[J].Self-Efficacy&Social Support of Emergency Room Nurse’s Burnout.stress,2019,27 (4):404-412.
[6]张翠娣,王岩梅,鲁剑萍,等.上海市三级甲等医院“90后”护士职业价值观、负性情绪和自我效能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研究,2017,31(33):4264-4266.
[7]商薇薇,鄢建军,江燕,等.成就动机在护士自我效能感与创新能力的中介效应[J].护理学报,2019,26(23):61-64.
[8]Buysse D,Buysse D.J,Reynolds C F,et al.The 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a new instrument for psychiatric practice and research[J].Psychiatry Res,1989,28(2):193-213.
[9]杨思寒.临床护理人员社会支持与自我效能感对核心胜任力的影响研究[D].河南大学,2017.
[10]王垭,李小麟,宋锦平,等.规范化培训的护理专业学生一般自我效能感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广西医学,2017,39(4):570-571,574.
[11]赵会玲,余蓉,辜德英,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规范化培训护士自我效能与工作压力的相关性分析[J].医学教育研究与实践,2020,28(2):211-214.
[12]Semyon M,I Michal,K Ilya,et al.Israeli nurses'intention to report for work in an emergency or disaster[J].Journal of nursing scholarship:an official publication of Sigma Theta Tau International Honor Society of Nursing,2014,46(2).
[13]张德娥,别文倩,许建功.微信健康教育对产妇育儿自我效能及睡眠质量的影响[J]循证护理,2018,4(4):356-358.
[14].Effect of Nurse’s Self-Leadership and SelfEfficacy on Job Involvement[J].Journal of Korea AcademiaIndustrial cooperation Society,2019,20(4):284-292.
[15].The Effects of Clinical Learning Environment on Nursing Students’Powerlessness and Self-Efficacy Related to Clinical Practice[J].Journal of East-West Nursing Reseach,2018,24(1):36-43.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20 医药论文投稿_药学论文网 版权所有